草二竹皿

年更少女x不定时更,接受约词约稿。搬运请私信或评论授权。
全职王者原耽,圈名:阿诺/君欺/顾淮清。

关于诸葛亮新皮为什么那么像凤白的脑洞

#大纲文,脑洞来自朋友
恰逢月上柳梢之时,李白一手执着玉盏倚靠在桃树上,醇香的酒汁顺着他红润的唇边流出,将前襟浸染了一大片。他似是有些微醺了,眼角添了一抹红,嘴角上扬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仙君,月色正好,这花儿却比这寒月还要冷上几分。唉,何不出来与某共饮一杯?”
话音方落,一位白衣翩翩的男子便由桃树背后悄然出现,阖唇轻抿似有些愠怒,但依旧以闲庭信步的姿态缓缓走到树底下的石桌旁坐下,袍袖下的手犹豫片刻将桌上的玉壶轻轻提起,为自己斟了一杯酒。
“整日里赖在亮的本体上饮酒,就是要诱亮出来么?”
李白转动杯沿的手指顿了片刻,忽然从桃树之上一跃而下,坐到了诸葛亮的对面,一副半醉半醒的样子,很是放肆的伸手挽住了他的颈,凑上前去将带着酒气的温热呼吸倾吐在那人的耳畔。“仙君倒是误会我了,只是悄这片桃林景致甚好,便随心选了处净地栖身罢了。”
诸葛亮岿然不动地将酒杯放至唇下轻抿一口。
“好好的凤,不去寻那梧桐树与凰双栖,倒是瞧上了我这处凡俗之地不成?”
“可不是么,这花酒怪醉人的。”
李白捻了一朵桃花在指尖轻搓,忽的碾碎了投入自己的杯中饮了半杯。
“……酒不醉人人自醉罢了。”诸葛亮的脸色有些古怪,但却并未阻止他。
“哦?”李白挑眉,就此扣住他的颈后,低头将口中尚未吞咽的酒液渡入他唇内。“仙君不妨尝尝,是醉也不醉?”
果不其然,这出格的动作下一刻便被那人动手截断,将作乱的某人推了开来。
“休得无礼。”
诸葛亮本无波澜的神情多了一丝动摇,脸上不自主地添了一点儿潮红。
“周公之礼怎就是无礼了?”
李白忽的使了个绊子将他扯得身形不稳,两人齐齐滚落在一地落花之中。
“我可不要什么劳什子凰,只要你罢了。”
他望着身旁似乎早有预料意图起身避让的诸葛亮,眼底含笑,直勾勾地对上了那对清澈的瞳眸。
“不知仙君,意下如何?”
清风忽起,将满地的落花卷地翻腾而起,花间的情景纠纠缠缠地看不真切,只见得两只同样指节分明的手轻扣在一起,渐渐地,握得越来越紧。
轻云蔽月,它也似醉了似得昏昏沉沉地躲藏起来。
次日。
武陵仙君召集众桃仙例会时,身上的穿着似乎有些不同往日,只是态度一如往常般不愠不火,将一众琐事打发干净了,等那些个叽叽喳喳的小仙齐齐离开,才露出几分疲态,索性倚躺在桃树下微阖双眸。
“可是累了?”
树上含笑的声音悠悠传来,武陵仙君未曾睁眼,信手将自己本体上那只不要脸的凤甩了下来。
“怎么动不动就扔人,怪凶的。”李白不甚在意地掸了掸身上的并不存在的灰尘。
“准备什么时候把衣服还给我,仙君?”

评论(11)
热度(83)

© 草二竹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