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二竹皿

年更少女x不定时更,接受约词约稿。搬运请私信或评论授权。
全职王者原耽,圈名:阿诺/君欺/顾淮清。

【高考作文山东卷+浙江卷·叶蓝】虚幻与现实的交接点

*oocx3
*原著向
*你们要相信我,我本来打算正经的写,结果到后面就开始卖fan萌chun了。

壹.

再一次,他看见了他。
在咫尺的地方,似乎触手可及,却又隔着天涯之远。
隔着窗户,许博远呼出的热气打在玻璃上氤氲成雾气,模糊了那个人的身影。窗外的景象一闪而过,他甚至只来得及张了张嘴便已遗失了他的影子。
即便是喊出声又能如何,他在他的世界里,不过是虚拟游戏中0与1组成的数据罢了。
许博远收回按在玻璃窗上的手,有些颓然地垂下头,阖上了双眼。
地铁里的暖气开的很足,未过多久,他便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梦中,一缕花香飘摇。
许博远撑着下巴打量着屏幕里的蓝桥春雪。
虽然视线所及也只是所穿戴的服饰以及护腕等装备,但那整洁而和谐的蓝白交叠的色调,令他颇为自得地傻傻笑了好一会。
不愧是他的账号,太——帅了!
恋恋不舍地拔卡下线换上“蓝河”这一小号,一上线便被消息炸得头昏脑涨。
“怎么了怎么了?”
“就是,哎你等等我这要死了要死了……啊!”
“还不是那个君莫笑……治疗治疗!”
……
许博远扭过头去朝着不远处的同事们喊了一嗓子,却没得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耸耸肩戳开了春易老的私聊窗口。
“君莫笑,君莫笑……唉!”
按照梁易春的话进了各公会会长聚集的讨论组,听着他们七嘴八舌地道出前因后果,不由得一个头两个大。
以叶修的一贯作风来看,此番除了退让似乎已经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了。
许博远无奈地叹了口气,正想插进他们之间说上几句,眼前忽地模糊起来。
定了定神,君莫笑的私聊在此刻发了过来。
“其他公会什么打算?”
“……”
许博远不想理他。
“说话啊”
“老大啊你真当我是你派出去的卧底?”
许博远悲愤地一拍桌子,桌上的杯子被震得抖了抖。
“你这就不对了啊,作为蓝溪阁的核心骨干,你绝对有义务也有责任把敌人的消息透露出去,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你护着敌人?我鄙视你。”
许博远泪流满面。
“我真的不知道。”
他无力地翻了个白眼,索性把知道的事如实说了。
“有后招?”
“找外援的话记得告诉他们是我,大概敢来的人也不会很多。”
“我们每家出一个职业选手!”
“编啊接着编,我刚刚去问过他们了。”
“……还没来得及跟战队那边打招呼。”
“你当职业选手是召唤兽啊?”
许博远忽然有一种把桌上的杯子砸碎了将玻璃一块块吞下去自杀的冲动,太欺负人了吧!
“哟,来了一队人,先忙活去了。”
“哪家的?”
许博远不自觉地挺直了腰死死盯着私聊窗口,有点好奇还有点……幸灾乐祸。
“你们家的。”
“你妹,说好的啊!”
许博远吐血,这刺激太大他有点承受不来。
“骗你的,是烟雨楼的人。”
“……”
逗他玩有瘾吗???
许博远扶着桌子正打算起身去倒一杯水冷静冷静时,眼前的景象忽然拧成了一片模糊的光影,身子猛地朝前倒去。
“啊。”
初醒之际涣散的思绪渐渐回来,许博远盯着闪烁的提示灯看了好一会。
到站了。

贰.

“xx区xx街道……”
许博远喃喃念着纸条上的文字,将滑下肩膀的带子又拉上去了一点儿。
记忆真不是一个好东西。脑内依旧尽责地回溯着方才的梦境。
“应该就是在这里了。不知道叶修他怎么样了……叶…修?”
许博远在一家咖啡厅门前站定,却是被自己口中无意识唤出的人名惊到了。
是啊,他现在怎么样了?
许博远脸上的表情有几分尴尬地僵住了。
自从世邀赛之后,叶修便刻意淡出了人们视线,知道他近况的大概也就只有与他较为亲密的苏沐橙了。
离开了职业赛场,就算是叶神大概也要在家人都督促下走上人必经的道路,恋爱、结婚、生子……
而离开了游戏,他在叶修的生命中也不过与一个匆匆路过的路人等同,或许等到叶修垂垂老矣,还能在恍神间想起曾经遇到过一个一切都与蓝挂钩的小剑客,却是怎么想也想不到名字。
也有可能,他的记忆中不会给一个过客留下一席之位。
就像旅人的行囊中不会有累赘的行李,带不走的自然要被遗弃。
许博远自嘲地笑笑,在身后一个男人不耐烦的催促下推开了玻璃门。
有些人,错过了便是错过了,终其一生都不一定能追回。只可惜当年的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心底的情愫,连一个被拒绝的机会都不曾有过。
许博远深吸一口气,走到预定好的位置上坐下,将包搁在座位旁,随意点了一杯咖啡,轻啜一口便搁在了桌子上。
秒针缓缓划过表盘,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五分钟的时候,一位长发姑娘踏进了咖啡厅径直走来。
“嗨,你好。”
姑娘撩开遮了眼的刘海,礼貌地笑了笑便坐到了对面。
“你好,我是许博远。”
许博远回以一个微笑,收回了离散的思绪。
“沈璎,璎珞的璎。”
沈璎坐下后要了一杯拿铁便笑吟吟地盯着他看,手上无意识地把玩着自己的发尾。
“幸会。”许博远点点头,忽然不知说什么好,简单应答一句后,视线不自觉地往旁边瞟。
“在看什么?不会还带了家长吧?”
沈璎看起来并不在乎,很是可爱地歪着头冲他眨眨眼。
“……对不起,我有点走神。”
许博远忙端起咖啡杯佯作要喝的样子以缓解尴尬,却是只轻轻抿了一口。
如果这是那种无聊的言情小说,在主角相亲的时候大概会有另一个主角“不经意”地路过,然后正宫气场爆发将主角带回去?
他在想什么……真荒唐。
许博远摇了摇头将脑子里奇怪的念头甩出去。
他可不是什么言情女主,叶修也不会喜欢他。
“没关系,我们继续……”
“啊抱歉,这里好像没空座了,介意借个座儿吗?”
沈璎的话未说完,便被一个突兀的声音打断了。
“叶……”
许博远指尖一抖险些将手中的杯子给摔了,深褐色的液体溅在雪白的桌布上分外明显。
“没问题。”
沈璎明显楞了一下,继而面色复杂地点点头。
“谢了啊,”叶修极其自然地坐在许博远身旁,忽地转过头去直勾勾地看着他,“这位小同志,你认识我?”
“……”许博远刚用纸巾擦去手指上的咖啡,闻言竟然攥着纸巾忘了扔,顿了一秒之后方才应答,“是,是啊…玩荣耀的都知道叶神你啊。”
“哟不错啊,还玩荣耀呢。”叶修嫌转头看他累,索性整个身子转过去面朝着他,眼底带了几分戏谑。“我的粉丝?”
“……”
沈璎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出来。
“……”
许博远哭笑不得的同时却又带着几分莫名的喜意,“我是……黄少的粉。”
“撒谎。”
这是一个肯定句。
叶修一本正经地否定了他的话。
“这有什么好撒谎的,我本来就是黄少的粉!”
许博远的脾气上来了,语气有点激动。
“哦…蓝河啊。”叶修屈指在桌上轻敲,“说你撒谎,冤枉你了?”
“没有……”
许博远低头找着地缝,他仿佛已经感受到了来自对面的灼灼的目光。
“原来你们认识啊。”沈璎显然是觉察出了什么,思索片刻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站了起来,“我想起我还约了闺蜜逛街,咱们改天再约啊!”
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姑娘。
许博远泪流满面。
比某人好太多了。
“或许,不约也可以。呐……你们继续。”
沈璎走之前似是终于没忍住,冲叶修使了个“我懂我什么都懂”的眼神。
气氛一下子变得奇怪了。
叶修并没有坐到对面,反倒依旧面朝着许博远,甚至更凑近了些许。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吗?”
叶修瞥了一眼他手上被咖啡烫出来的红痕,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
“为什么?”
恰巧路过来喝咖啡?陪人?该不会也是相亲吧?
许博远有点摸不着头脑,只得把问题甩了回去。
“我来找你啊。”
“……”
许博远轻抚杯柄的手停顿了好一会,继而有点艰涩地接过话头,“……找我干什么。”
“你还是老样子,不喜欢玩那些弯弯绕的却不够实诚,非得等人逼着说真话。”
叶修半真半假地叹了口气,忽地揉了一把他的头发,“蓝河大大,咱们少点套路多点真诚,我来找你是因为。”
“我发现啊,我好像——”
“喜欢上你了。”
“……啊?”
许博远正因他刚才的话不好意思地移开视线望着桌面,听到这句时大脑有些当机,猛地抬起头楞楞地盯着他看。
“听不懂?还是觉得不可思议?觉得被一个男人喜欢很奇怪?”
叶修的手移到袋口似是要掏出烟盒来,片刻还是停顿住了。
“不。只是你刚刚说的……我听错了?”
“哦,”叶修的手放松地垂了下去,“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啊?”
许博远莫名有几分烦躁,叶修……叶修喜欢他?
是玩笑还是他真的幻听了?
“你想再听一遍的话,就听好了,”叶修抬手按着他的肩膀凑近了些许,“许博远,我喜欢你,不是玩笑。”
“我也喜欢你,”许博远鼻头有些发酸,复杂的情绪在这一刻尽数涌了上来。“喜欢你很久了。”
“惊喜啊,”叶修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忍不住想揶揄他几句,“蓝溪阁的会长大人居然暗恋敌方的会长?被人知道了会上818的吧?”
“……”
许博远表示呵呵我不想理你。

叁.

后来啊,叶修就把咱们的蓝会长拐回了家。
后来的后来啊,他们成为了一对恋人,未来的路还有很长,他们还要一直走下去。
现实不是童话,但他们仍向着某个未知的时间点前行,等待着“永远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的时刻。
旅人不会带上过多的行李,却会为路途上一株淡蓝的小花着迷,随身携带不忍遗弃。
虚幻与现实的交接点不一定是陌路,平行线再长,也会在某个节点相遇。

————————End————————
*he开心吗撒花吗!po写的时候问过自家弟弟要he还是be,他拽着我的爪子说一定要he,于是我就听话的he了。所以感谢他吧【bushi
*谨以此文向在考场上挥洒汗水的你们送去祝福,加油!

评论(2)
热度(33)

© 草二竹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