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二竹皿

年更少女x不定时更,接受约稿。搬运请私信或评论授权。
梦间集全职魔道王者霆峰原耽,圈名:阿诺/君欺/顾淮清。

食用说明:
全职主叶蓝叶。
除蓝叶不接受叶受,除叶蓝叶不接受其他蓝中心。
魔道忘羡薛晓曦瑶。

食用前请注意标题。
其余叶all杂食向cp见@淮清
请勿安利除蓝叶外all叶,谢谢。

中秋贺(中)

*二十七岁成年上班族叶x十六岁未成年学生蓝,新坑设定。
*正文没出就开番外我一定是一个人x
*别找了没(上)我还没码……。上是纯肉不影响剧情,等全部码完会放完整版。
*此篇也可以叫做“你要知道每一个孩子都有犯傻死脑筋的时候x”
*ooc注意,伪生子梗,雷慎入。

一簇暖阳洒落床沿,床榻上凌乱不堪的被子里埋着一个栗色头发的男孩,他的睡相略有些糟糕,一条腿伸出被子搭在被面上,几缕发丝被咬在嘴里无意识地吮吸着。
阳光随着时间的推移落到了他的侧脸上,令他眉头不自觉地皱起,不满地轻声哼哼着,一手扯过被子捂着头,过了片刻还是闷得受不住,掀开被子坐了起来。
“唔……”
许博远迷惘地盯着眼前的床铺看了好几遍方才确认这是在自己家中,刚要起身便看见了自己腰上搭着的一只手。
他顺着那只手向上望去,仍在睡梦中的叶修唇边挂着一缕若有若无的笑,一副很是愉悦的样子。
回想起昨晚的些许零散画面,许博远抄起一旁的枕头就欲朝那张在他看来无比欠打的脸上砸,却在半空就收了手。
“……睡得真爽。”
许博远小声嘀咕了一句,话一出口便觉不太对劲。
是啊,是挺爽的,睡他睡得挺爽。
许博远瞪着叶修看了好一会,仍是不见他有什么大动静,自己脑子里的记忆倒是愈发清晰起来。
叶修将他揽在怀里亲吻着他的嘴唇的样子;
叶修一边调侃他脸红得像猴子屁股,一边更深地进入他体内的样子;
叶修扶着他的腰身一下一下地挺入深处,将体液尽数灌入他的身体里的样子;
叶修在他耳边低笑,喘着气说:
“小蓝啊,都给你,要怀上了。”
……
妈的。
怎么赶都赶不走的画面几乎在他脑子里来了一场回放。
“小蓝,给我生个崽儿,嗯?”
“小蓝,咬住了,别流出来,浪费了。”
“蓝啊…舒不舒服?给我生吧?”
“……”
起初,许博远还试图用浅显的生理知识告诉他自己生不了别闹了,但后来被压在身下不住呻吟连自己是谁都快忘了的许博远又被灌输了诸如“小概率事件”的观念,话也说不全只得一遍遍重复着“生生生给你生”……
而现在,清醒过来的许博远仔细回想着叶修举的那几个男性生子的例子,开始怀疑起生物老师是不是只看教材瞎扯的盲目迷信主义者。
简单来说,我们的许博远小朋友居然开始担心起来“昨晚被他往里面灌了那么多东西不会真的有了吧?!”
这种事……不会…吧?
纠结的许博远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皱着的眉头一直那般皱着。
他的动作忽然顿住了。
接着,许博远翻身下床,抓起床头的干净衣服就往身上套。
叶修兴许是在他睡着之后给他清理过,身上除了某些部位不太爽利,看着还算干净——这也省去了他不少时间。
许博远也算得上是一个行动派。
未过多久,他便来到了一家新开的药店。
“小伙子挺早啊,来买什么?”
药店里只有一个约摸四十多岁的大妈,看到他便很是热情地打着招呼。
“我……”临到头来许博远却窘得支吾起来,“我想……买…那个……”
“说吧说吧,别紧张,阿姨这啊东西多得很!”
“那种……检验有没有怀孕的……”
这话一出口许博远便看到大妈的脸色沉了下来,吓得也是一惊,退后了半步。
“小伙子啊,拿好了。”大妈转身去将写着贴着标签的验孕纸取出,放在他手上,颇有几分语重心长地道,“现在的年轻人啊…不要一时冲动就做了不该现在做的事,拿回去用了如果真的有了就不要瞒着家人,趁早解决啊……”
“嗯…呃好……我……谢谢……”
许博远已然是被这一大段话给砸懵了,本能地接过那个小盒子一边道谢一边窘得脸上红彤彤地似要滴出血来。
好不容易逃也似得回到家中,许博远匆忙换好鞋便直奔浴室。
他站在原地平复着自己的呼吸,好一会儿后才拆开盒子,依照说明书上的步骤取了尿液检测。
没有。
在看到结果的一瞬间,许博远又像是松了一口气,又像是有点失落,靠在墙上盯着手里的试纸发楞。
“哟,小蓝。”
身后忽然传来一声轻唤。
许博远急急忙忙地抓起洗手台上的盒子,却失手将其碰落在地上。
“别藏了,我都已经看到了。”
叶修从身后搂住他,凑到他耳边低语:
“这么想要的话,再努力一把?”

评论(2)
热度(25)

© 草二竹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