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二竹皿

年更少女x不定时更,接受约词约稿。搬运请私信或评论授权。
全职王者原耽,圈名:阿诺/君欺/顾淮清。

*给一个姑娘的生贺,好久没更了发一下好了x

第一次说出那几个深埋在心底的字句时,许博远握着鼠标,手指不断敲击着桌面,抿着唇又掐红了掌心。
像无数次与他的偶然相遇,蓝桥春雪路过时朝君莫笑打了个招呼,却在片刻后又补上了一句话“叶神,其实我觉得,我挺喜欢你的。”
“喜欢我?那要不要投诚啊,兴欣欢迎你。”
许博远重新搭回键盘上的手顿了片刻。
要怎么告诉叶修,他并不是那个意思?
屏幕暗了下来,强制下线的蓝桥春雪依旧在原地任由君莫笑审视着,一如静坐在椅子上的许博远,一遍遍地窥伺着自己的内心。
是什么时候,那个人在他心底埋下了一颗种子,犹如毒藤蔓般缓慢而不可抗拒地将他的心狠狠勒住,近乎窒息。
喜欢没有错,错的是喜欢上不该喜欢的人。
许博远有些颓然地抱着脑袋乱揉了片刻,尔后卸了力度垂下手。
多想无益。
夜风甚凉,许博远几乎在出门的一瞬间就后悔了,但紧了紧衣领,仍咬着牙朝前走。
这样的风让人清醒。
顶着迎面而来的风不知走了多久,鼻子酸酸的似乎有几分感冒的征兆,许博远无奈地耸了耸肩,决定停止这种近乎自虐的行为,转身欲回。
“风这么大,穿这么薄就在街上走…蓝河大大抗性挺高啊,那件衣服得是银武吧?”
沾染了几分笑意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许博远刚抬头便被一条围巾裹得严严实实。
“你……”
“公费出游,顺带看看你。”
“……什么意思?”
“你是什么意思,我就是什么意思。”
叶修说着习惯性地从口袋里摸烟,看了许博远一眼却又停了下来。
“你懂?”许博远有些哭笑不得。
“我不懂啊…沐橙懂,专业的。”叶修说着还比划了个大拇指,“既然我也跟你有同样的感觉。人生苦短,何妨一试?”
“这句也是她教的?”
“书上看的。”
“……”
“蓝河大大,意下如何?”
“好。”

评论(5)
热度(27)

© 草二竹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