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二竹皿

年更少女x不定时更,接受约稿。搬运请私信或评论授权。
梦间集全职魔道王者霆峰原耽,圈名:阿诺/君欺/顾淮清。

食用说明:
全职主叶蓝叶。
除蓝叶不接受叶受,除叶蓝叶不接受其他蓝中心。
魔道忘羡薛晓曦瑶。

食用前请注意标题。
其余叶all杂食向cp见@淮清
请勿安利除蓝叶外all叶,谢谢。

【薛晓】醉花荫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开个车还要起这名儿x
*时间线为薛洋身份未暴露之前。
*ooc注意

近几日并无妖邪作乱的消息,且恰逢中秋时节,晓星尘教那一大一小两个长不大的孩子缠得受不了,也就应下了中秋陪他们一起赏月饮酒——其实修炼之人是不时兴过这节的:所思之人,要么在身侧,要么今生来世再不得见,不信鬼途,自然也不啻于聚散离合这等人间常态。
“道长,咱们今天要喝的酒呢,叫桂花酒,又甜又好喝,尝尝?”薛洋殷勤地斟了一碗酒递上去,看样子也是心情颇好的样子,自己也倒了一碗,几口喝了个干净。
“很甜吗?我也要喝!我也要我也要!”阿箐听他这般介绍也按捺不住要跳脚,一杆竹竿在地上跺得“笃笃”响。
“小姑娘家喝什么酒?担心喝多了走路不稳连那门槛都跨不过,到时候摔得满嘴牙掉一地,看看谁还敢要你。”薛洋手里的瓷碗在他的摆弄下滴溜溜地转着直至安稳地站在桌子上,他的嘴角上扬带着一抹笑意,尖尖的虎牙偷偷冒了个尖儿。
“呸呸呸!瞎说滥话不要脸,我酒量好着呢!道长,你看他欺负我!”阿箐老大不服气地鼓着脸,差点没把那张小小的桌子掀过去。
“好了,别闹了。”晓星尘看来也心情不错,语气中夹杂着几分无奈的笑意。“你就给她喝一点吧,不过,不能多喝。”
“好吧,那给你,嫁不出去了我和道长可不养你。”
“你……我要是真的嫁不出去了,就跟着道长,我自己能养活自己!”
“切,谁信啊。”
夜晚的风颇有几分凉意,晓星尘静静听着两人斗嘴,倒也悠闲惬意,径自将碗内的酒一饮而尽,却不慎将一口酒液呛在了喉咙里。
“……咳咳”
“等……晓星尘,你喝过酒吗?”薛洋眼尖瞅见他端起碗便一口焖,正待阻止却已是不及,待他抬头时脸上却已是晕上了两抹红色。
晓星尘喝净那一碗酒之后似乎楞了好一会儿,身子不受控制地晃了两下,薛洋下意识地伸手去扶他,眼尖瞧见阿箐端着的碗“啪”地一下摔到了地上崩了一个角,她也软趴趴地伏在了桌子上。
“……”
作为一个唯一酒量正常的人,薛洋盯着眼前这副场景生生看了好几分钟,“啧”了一声将晓星尘扶着靠在墙壁上,起身连拉带拽地将阿箐拖回她睡的小棺材里安置她躺下,想了想很是嫌弃地将一件衣服甩在她身上。
薛洋转身便又去找晓星尘,正巧看见晓星尘指尖无意识地磨蹭着粗糙的墙壁,嘴里低声说着什么。
他凑近去听,冷不防地被晓星尘一把搂住,未待有什么反应便教唇上的柔软触感惊得微微睁大了眼。
“……纵你厌恶我也好…终究骗不过…自己…呃…我…心悦你…”

微博: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39539797664880

评论(1)
热度(59)

© 草二竹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