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二竹皿

年更少女x不定时更,接受约稿。搬运请私信或评论授权。
梦间集全职魔道王者霆峰原耽,圈名:阿诺/君欺/顾淮清。

食用说明:
全职主叶蓝叶。
除蓝叶不接受叶受,除叶蓝叶不接受其他蓝中心。
魔道忘羡薛晓曦瑶。

食用前请注意标题。
其余叶all杂食向cp见@淮清
请勿安利除蓝叶外all叶,谢谢。

【叶蓝】我喜欢你

*ooc致歉。

世界荣耀邀请赛结束之后,某个不要脸的回了国,也回归了网游继续大杀四方。
许博远对此恨得牙痒痒又无可奈何:打吧,打不过;诈吧,玩不过;君莫笑这个人,既“过分”又不会踩着其他公会的底线,再加上他身为大神的光环,让许多小公会都敬而远之——抢不到兴欣的boss?那就抢其他公会的。像蓝溪阁这几大公会,最苦恼的不是如何对付君莫笑,而是如何应付被君莫笑甩过来的拦摊子,蚁多咬死象,即便小公会实力远不如几大公会,制造起麻烦来还是教他们颇为头疼的。
而许博远苦逼兮兮地处理着公会事务还要偶尔听听自家公会被几个小公会扰得失手将已经抢到手的boss被姗姗来迟的兴欣拿跑的“噩耗”,气得恨不能顺着网线扒过去把那位荣耀第一人揍成劈叉的一横。
某日,又被兴欣顺走了一个特殊boss的许博远正在城内听着蓝溪阁成员的汇报,一抬头却恰好看到不远处的君莫笑闲庭信步地走来。
……
蓝桥春雪顺从主人的手很不和谐地朝四处看了看,似乎在找什么地方躲避。
太尴尬了。让他纠结的源头就这么在他面前站着,他却有些不自在起来。
抛开这人给他带来的种种麻烦,实际上许博远对叶修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
不错到…甚至有点喜欢。
喜欢到久违地看到这么一个人,他甚至像个被强行拉去相亲的青涩小子,在心底纠结着要上去打个招呼还是直接给个拥抱……不过想想这人的德性还是上去打一顿再做这些比较好吧?
“这不是蓝河嘛?”
未等他有进一步的动作,对面那位倒是先开了腔。
“好久没见着你了,要不要一起下个本。”
“???”
许博远有点摸不懂这是什么套路,许久未见的敌对双方不是应该心平气和地坐下来砍对方一刀吗?
…好吧他们的关系似乎不是敌对那么简单。
“来嘛?”
许博远的嘴角抽了抽,手一抖便按下了确认。
“靠?!”
看到叶修分享给自己的界面的一瞬间,许博远忍不住爆了句粗。
【剧情任务:本任务须双人组队完成,二人各自扮演“海的女儿”中的一名角色,美人鱼存活则任务成功(角色随机)距离任务自动传送还有: 5 秒】
心软是病啊……
屏幕黑下去的一瞬间,许博远手握成拳在桌子上锤了一下。
荣耀的美工还是挺良心的,场景转换至一座巍峨的宫殿,四周的陈设无一不是极尽奢华。
“我的殿下,明天就是您大婚的日子,希望您早点休息。”
白发苍苍的老大臣躬身行礼,沿着红色的地毯缓缓退了出去。
殿下?这么说,他现在所扮演的角色大概就是“海的女儿”中的王子了。那叶修岂不是……美人鱼?!
许博远瞥见不远处镜中被敬业的系统换了一身装束的蓝桥春雪,忍不住脑补起君莫笑变成人鱼的样子来,有点惊悚还有点……
噗。
许博远一个没忍住直接笑喷了,伏在桌子上肩膀不住耸动。
好不容易忍住继续笑的冲动,许博远抬头望去时,屏幕上竟已是几个侍女为“王子”更衣的场景了。说是更衣其实就是象征性的变换了个外表,毕竟某些不和谐的元素是不会出现在游戏里的。
许博远望着镜子里映出的身影,也不禁感叹了一番。无怪那些喜爱外观的姑娘们为了个吊坠能下一天副本,换了一套礼服的蓝桥春雪较之以前更多了几分别致的气质,贴心的系统也将“王子”所佩的装饰用剑换成了蓝桥春雪的武器。
这时之前来过的那个老大臣也缓缓走了进来,对答几句之后蓝桥春雪便随着他朝主殿的方向走了过去。
或许是考虑到时间问题,系统并没有在婚礼流程上过多冗杂,蓝桥春雪所扮演的“王子”和被面纱遮得严严实实的新娘会了个面,便走上了花团锦簇的高台。
“负心人,纳命来!”
一声称得上娇俏的呼喝声突兀地响起,许博远调转视角望去,一袭蓝裳的少女手握利刃速度极快地冲了过来,姣好的面容上带着不加掩饰的怒意。刃锋未至,凛冽的剑芒便将“新娘”的面纱挑上天绞了个粉碎。
蓝桥春雪的剑还未出鞘,一把奇形怪状的枪便以极具冲击力的子弹阻住了少女的身形。
“叶修?!”
许博远一眼便辨认出那把奇怪的枪正是叶修的千机伞,惊讶的同时剑已出鞘,泛着冷芒的长剑接住了少女奋力刺来的匕首,擦出一连串火花来。
与此同时,许博远却是犯了难:美人鱼在任务要求中明确规定不可死亡,那么完成任务的条件是把美人鱼打至残血,还是……
略一分神,少女的匕首已是脱离了拦路的剑柄,直刺过来。
许博远忙凝神操纵着蓝桥春雪后退,却再不敢妄动——不知何时,少女头上的血槽,已经变成了岌岌可危的一丝。
怎么回事?
蓝桥春雪被动地在不大的宫殿中穿梭走位,君莫笑也不时巧妙地替他阻挡片刻,唯一可以庆幸的是,宫殿里的护卫只是守卫着四方,并没有下场添乱。
宫殿里的场景已经被破坏得七七八八,蓝桥春雪的闪避显得愈发困难起来,叶修虽一直没有懈怠地协助着他,但始终没有说一句话。
许博远疑惑的同时又心道他大约一直在想破局的方法,只是……两人似乎都没有头绪。
“咳……”
好不容易觅着一个空隙,许博远清了清嗓子正待开口询问,却听见对方的话在同一刻传了过来。
“别动。”
几乎是下意识地,许博远停下了手上的操作。
未过多时,少女手中的匕首就已经直直的刺了过来。
蓝桥春雪的血槽,丝毫未动。
“负心人……”
少女手上的匕首坠落在地,一颗晶莹剔透的泪珠砸落其上。
“为什么我这么喜欢你,你就是看不到?啊?为什么!”
少女抬眸,泛红的眼眶之间的褐瞳内写满了复杂的情绪。
“也罢,看在你愿意为我而死的份上……再见吧。”
少女修长的腿在一瞬间变作了湛蓝色的鱼尾,而后……她的身体一点一点变成了虚幻的泡沫。
系统:【任务失败】
系统提示在耳畔响起,许博远却无暇去想失败之后的事。
他的脑海里一直回荡着少女说的那句话“为什么我那么喜欢你,你就是看不到?”
一遍一遍,甚至在他还没意识到时,已经被他说出了口。
“我那么喜欢你,你怎么就看不到?”
“我看到了。”
耳机中忽然传来了略有些沙哑的声音。
“什么……”许博远在一瞬间以为自己出现了什么幻觉。
“我看见了,我也喜欢你。”
片刻的停顿后,那声音再次响起,似乎点燃了他的勇气。
许博远想了想,换上一种极为认真的语气。
“叶修,我不是在开玩笑……我是真的……”
“喜欢你。”
“喜欢你。”
几乎同时响起的声音教许博远耳根有点泛热。
“我一直都知道。”
随后,许博远将耳机摘下来,深吸了一口气,又将它戴上。
“太好了。”

评论
热度(50)

© 草二竹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