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二竹皿

年更少女x不定时更,接受约稿。搬运请私信或评论授权。
梦间集全职魔道王者霆峰原耽,圈名:阿诺/君欺/顾淮清。

食用说明:
全职主叶蓝叶。
除蓝叶不接受叶受,除叶蓝叶不接受其他蓝中心。
魔道忘羡薛晓曦瑶。

食用前请注意标题。
其余叶all杂食向cp见@淮清
请勿安利除蓝叶外all叶,谢谢。

【薛晓薛】故梦(三)

*原作衍生向,私设如山,时间轴混乱,慎入。
*ooc注意
*恶友组出没,非cp向。

“喂,你哭什么?”
院墙上的半大孩子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脸上带着笑意。
“我……”薛洋刚要开口,声音却梗在了喉咙里不上不下,憋得他整张脸都是红彤彤的颜色。
“你不会,也是被你爹丢了吧?”
孟瑶慢悠悠地坐在城墙上盯着他,言语中没来由地透出几分同病相怜的意思来。
“没有…”薛洋低低地应了一声。“是…道长……”
“道长?哪个坑蒙拐骗的江湖道士?”孟瑶听到这称呼却是变了脸色。“修仙问道的人也不见得有几分好心肠!”
“可是……”
“喂,我带你去看个东西。”孟瑶忽然攀着靠墙的一棵树,两三下滑了下去,拽住薛洋的衣袖就要带他往外走。
“衣服…衣服要脏了……!”
薛洋被他拽得一个踉跄,却只惦记着身上那件拉扯间被弄地皱巴巴脏兮兮的衣裳。
“……”孟瑶的脚步顿了顿,面无表情地转过身将衣服提高系在他的腰上。
“又不是你的东西,宝贝什么?”
“……道长的。”
薛洋认真地辩驳了一句,抬头望去,眼底却隐隐有几分不忿。
孟瑶像是没看出他的不满,脸上带着无可挑剔的笑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拉着他穿过走廊由楼梯下去,绕过堆积的货物进了一个小巷子。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薛洋皱着鼻子拍打着衣襟因一路磕磕碰碰所堆积的尘埃,眼睛都泛了红,生怕弄脏了道长的衣服没法交代。
“别拍了,满天的灰乱飘,只会更脏。”孟瑶也忍不住皱了眉头,隐忍许久才没有毫无形象地大声打喷嚏,只是吸了吸鼻子,轻咳一声。“你说的那个‘道长’怕是早就把你给忘了,不知道去哪逍遥快活啦。”
孟瑶说着落井下石的话,却依旧带着笑,很是亲切的拍了拍薛洋的肩头。“前几天那事儿,我也看到了,你倒傻得可爱,常家那泼皮祟鬼何时说话作过数?”
薛洋听他提起这事,手上动作停了下来,静静盯着一处不知在想些什么,撇了撇嘴又是委屈又是一副愤愤的模样,但很快又低头仔细地清理着衣服上的沙砾。“道长不会走的,他答应过我。”
“他答应过你你就信?”孟瑶终于不再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这会儿颇有几分对他的话嗤之以鼻的意味。
“我相……”
薛洋一句“相信”还没来得及说完,孟瑶便“啧”了一声硬拉着他蹲到了巷子里的一个角落之中。
“嘘。”
孟瑶捂住他的嘴,教他探出头去隔着人堆指了指一座灯火通明的高楼。
“你看看,那是谁?”
红彤彤的灯笼间柔若轻羽的绸带徐徐飘扬,映得那火光平添了几分朦胧之美,人声喧闹夹杂着女子的娇笑,就算到了几条街外都能隐约听闻。
而在高楼的牌匾之下,一个被小厮搀扶着的醉鬼,正步履轻浮地朝薛洋他们所在的巷中走来。
那人在光线最足的地方顿了顿脚步,清晰地映照出虽笑着隐含傲慢的脸来——除了那个戏耍他的男人,还能是谁?
薛洋握紧了拳头,面上带着不加掩饰的愤慨与少许的畏惧。
“……是他!”
孟瑶适时地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将那一句惊呼降至最小声。
“激动什么?”孟瑶忽然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你……想不想报仇。”
薛洋没有挣扎,死死盯着常慈安看,脑内却不由自主地浮现了某个一袭白衣的身影,他犹豫了好一会,才点了点头。
“想。”
“那就乖乖听我的话,知道吗?”孟瑶满意地勾了勾唇角,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示意他藏好,自己猫着腰朝前走了些许,抽出腰间的短剑藏于袖间。
常慈安皱着眉头嘴里嘟嘟囔囔地抱怨巷子里光线暗,连踢带打地将那小厮赶去取灯,自己靠在墙上,依旧骂骂咧咧。
孟瑶的影子隐匿在黑暗中慢慢靠近,在常慈安某次不经意的抬头之后……
剑尖抵上了他的咽喉。
“什么…”
还未说完的话语被颈上锐利剑刃泛起的寒光阻断,常慈安倒退了一步,却被刃尖逼得更紧。
就算是修为再强大的修士,要害受制仍是束手束足,更别说是他这般修为本就不佳的。
“喂,你不是要报仇吗?”
孟瑶未曾转头,一瞬不瞬地注视着常慈安以防他暴起挣脱——即便酒后的常慈安实力打了折扣,以他滥而不精的修为应对还是难以全身而退。
“…嗯。”薛洋同样盯着那一张脸,本犹豫的神情渐渐被厌恶所取代,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拳头,咬牙狠狠砸在常慈安的脸上。
“呃啊…!”
常慈安痛呼一声偏过头去,眼带不加掩饰的凶光。
“呼…呼……”薛洋挥出这一拳几乎是用了全力,这会儿连连喘着气,正欲说些什么,却见华贵服饰泛滥的人群中一个扎眼的白色一闪而过,似乎是在焦急地寻找着什么。
“道长……”
他喃喃着松开了拳,看向一旁皱起眉头的孟瑶,低声有些别扭地道了句谢便头也不回地循迹而去。
“啧。”孟瑶轻啐了一口,一脚踹在常慈安的肚子上,看他吃痛倒地才追了上去。
此刻晓星尘在人群中穿梭,耐着性子去找那个小小的身影,已是过了大半个时辰,他也不禁有些着急,更是思索着这孩子或是不愿与自己一起故而不告而别……但,不找着人亲自问问,始终是不安心。
人声鼎沸,晓星尘凭借较之常人尚算锐利的双目寻觅着,一片蔚蓝衣角飘拂而过,恰露出一双熟悉的眼眸,那双眼眸的主人,也正喊着他,喊着:
“道……长?”
一截剑刃贯胸而过,薛洋的身形顿了顿,颓然倒地,露出身后狞笑着擦去脸上血迹的常慈安,以及一句“小心”噎在喉中未曾出口的孟瑶。
“妈的,小王八蛋,敢打老子!活腻了?!”
晓星尘也顿在了原地,指尖却已按上了霜华的剑柄,他注视了趴在地上的薛洋片刻,抬头的时候,眼底泛起了红色。

评论(4)
热度(26)

© 草二竹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