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二竹皿

年更少女x不定时更,接受约词约稿。搬运请私信或评论授权。
全职王者原耽,圈名:阿诺/君欺/顾淮清。

#摸鱼
#纯色气向-出浴

浴室里的水雾团团簇拥着扑向半透明的玻璃门,在门外仅是隐约可见浴室内在花洒下舒展的身躯。
叶修并没有偷窥的习惯,就算对象是自己的爱人也一样,他隔着一层薄雾瞥了一眼那个身影便移开了视线,只是不免想了片刻在某些时刻对他坦诚相待的许博远的模样,耳根处诡异地泛起些许不自然的绯色,难以想象他也会有经历这种……莫名其妙被激起生理反应的时刻。
许博远毫无知觉地享受着水流冲过的舒畅感,温热的水流以肩胛为界限滑落,一部分飞溅的水流划过背脊的弧形,顺着大腿蜿蜒而下,另一部分则紧贴着修长的脖颈坠落,在锁骨处稍加停留便一路往下,沿着人鱼线与后背的水流一同交汇在腿根处,最终一齐坠地,再度溅起细小的水花。
抬手关上花洒,待浴室内蒸腾的雾气渐渐散去,许博远也拎起挂在挂钩上的浴巾随意在腰间裹缠了一周朝里挽起,扯了一块毛巾擦拭起头发上仍在滴落的水珠,顺手打开了浴室的门。
叶修循声望去,恰好瞥见自家小剑客低头半眯着眼睛擦拭头发的模样,一头柔顺的碎发因浸了水紧贴着额头,平添几分乖顺的无害模样,上身未着片缕,经热水冲洗过的身体还带着几分淡淡的粉色,偏头时偶有几丝细小的水流顺着颈部滑落,直坠入草草围上的浴巾内——偏那浴巾围得有些歪了,隐约露出姣好的线条来。
“咳咳……”叶修不自觉地轻咳一声,便见许博远抬头望着他,似是有些不解。
“怎么咳嗽了?”
“……上火吧。”


#没了没了真没了,再写就刹不住车了#

评论(7)
热度(50)

© 草二竹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