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二竹皿

年更少女x不定时更,接受约词约稿。搬运请私信或评论授权。
全职王者原耽,圈名:阿诺/君欺/顾淮清。

【叶蓝81企划】论自带幸运buff是怎么样一种体验?

#总裁叶x老师蓝

#对不起组织,我是来开假车的。

 

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我们的许博远夹着文件袋走在前往某公司旁听会议的路上。

每一段故事都会有个俗气的开头,咱这也不例外。许博远兜里的手机“嗡嗡嗡”的响了起来,他按下接听键的一瞬间,似乎瞥见了刚从通知栏弹出来的一个中奖通知……来不及细想,当电话接通,身侧已经响起了存在感颇强的一声“扑通”。

“……喂?”

电话那边似乎迟疑了片刻才出了声,是个颇有磁性的男声。

“咳咳…叶总您好。”

许博远分神瞥了一眼不远处摔倒在地的青年男子,在心底双手合十道了句抱歉。

“嗯,你好。你就是要来我们公司旁听会议的老师吗?”

“啊…是的。”对面的声音很快就平静下来,而许博远还在琢磨着一会儿会不会又出现什么意外,小小的捏了一把汗,斟酌着字句。“是这样的,我们学校派我来向您取经,希望能以您的成功经历启示我们的学生们。”

“‘您’就不必再用了,说起来,我也是学校的毕业生,听说老师你也是学校的毕业生,我虚长几岁,兴许你可以叫我一声学长。”那边的声音似乎隐含了几分笑意。

“是这样吗……”许博远低声反问了一句,随即从善如流的点了点头,也不管隔着电话对面的人能不能看见。“好的,那…学长,我马上就到。”

“嗯,一会见。”

“一会见。”

挂断电话,许博远呼出了一口气。

这位近年来声名鹊起的商业奇才似乎并没有传闻中那么不好相处。看来,只要自己的异能不搞出什么大乱子的话,这次的调研应该会比较顺利。

许博远一边加快了脚步赶往那栋高大的建筑,一边忍不住哀叹自己的奇特异能。

有一种倒霉,叫“喝凉水都能塞牙缝”;还有一种幸运,叫做“走在马路上能捡黄金”。而许博远,就是属于后者。

这个世界只有少数人拥有异能,而作为这一部分“幸运儿”之一,许博远却无时无刻不在为自己的异能苦恼。

虽然自带一个幸运buff能让他过得顺风顺水,但是也会反向作用在身边的人身上。就好比他捡了一百块钱,就有一个人要丢掉一百块;他中了彩票,就有一个人要平地摔磕了牙,花上上千的医疗费……。

更糟糕的是,这还是一个被动技能,许博远自己并不能控制它的效果。

穿过公司的自动门上了电梯,许博远按下了记忆中的楼层,静静等待电梯上行。

“嗨?”

身侧突然响起的声音惊得许博远像炸了毛的猫咪一样,差点弹起来。

他转头望去,此行的目标,负责举行会议的大boss——叶修,正叼着一根未点燃的烟,笑望着他。

“是叶…学长啊。”一句即将脱口而出的“叶总”因为在脑子里突然浮现的记忆,截了半段,并生生将四声扭成了二声。

“对,这么巧啊。”叶修似笑非笑地打量着眼前看起来很是紧张的小青年,突然改口的反应和耳根处微微泛红的皮肤,都非常……有趣,“我们似乎在哪里见过,你以前在学校是不是学生会的?姓许?”

“对!”许博远很快的应答了一句,才发觉自己似乎有点激动过度,轻咳了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学长也是学生会的成员吗?”

“嗯。”叶修点点头,似是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跳跃的楼层,“我做了三年会长。”

“……”许博远在一瞬间失了声,强忍着吐槽“你就是那个三年来没参加过一次内部会议但是拉赞助和活动策划贼厉害的会长?”的冲动,挤出了一句“真巧”。

叶修没有再搭话,一时间电梯里沉默的有些诡异。

好在电梯已经走到了指定的楼层,随着一声清脆的“叮”慢慢打开。

叶修率先走到门口,做了个请的手势。许博远只道他是东道主,若是再推推让让反倒尴尬,便一脚踏了出去,还不忘站在门口等叶修出来。

“噗。”叶修似乎忍俊不禁地低笑了一声,也没有什么架子,亲亲热热地拍了拍许博远的肩膀,“快走吧,学弟。再不过去我们可就要迟到了。”

许博远落后半步走在叶修身侧,看着叶修走进了会议室,便准备坐到桌尾的旁听席。

“不好意思,先生……”耳边突然响起了一声道歉。可以麻烦您帮我把这杯咖啡递给总裁吗?会议就要开始了,我进去恐怕不太方便。”

一位职业装但看起来年龄不大的拥有一头亚麻色卷发的女孩面露歉意地朝他笑道。

“当然可以。”许博远接过她手中的咖啡,径直往叶修所在的首座而去。

“学长,这是秘书小姐送来的咖啡。”许博远顿了一会儿,刻意将咖啡摆在了距离资料远上很多的桌角,以免等会在自己的异能影响下出什么状况。

“……好,谢谢。”叶修似乎若有所悟地看了一眼门口的所在,成功收获了来自“秘书小姐”的一个鬼脸。

会议过半,进行得比许博远想象的要顺利的多,并没有发生他预感中的“咖啡杯打翻了,咖啡恰好溅在资料上。”、“某个员工莫名觉得昏昏欲睡一个后仰摔倒在地。”等各种场面。

许博远开始怀疑自己的异能是不是失效了,心底有几分雀跃。

然而,当叶修临时有事离开了片刻后:一位悄悄拿出手机刷微博的男人手一滑将手机摔在地上,拾起时屏幕上都是蜘蛛网般的裂痕;一个补口红的姑娘手一滑将口红拉到了耳朵根……

许博远手足无措地坐在原位,心想叶修如果没有那么快回来自己是不是应该出去避一避。

经过一番算得上是漫长的等待,叶修终于出现在会议室的门口。

各种奇奇怪怪的事好像被按下了休止键,处理好意外的参会员工们早已端端正正的坐好。

叶修环视了一圈,并没有对存留的各种意外的痕迹发表什么意见,照旧按会议的流程进行。

直到会议终了,也没再出什么乱子。

许博远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待其他员工都先后离开后走上前去准备与叶修告别。

在礼貌性与叶修握手的一瞬间,一张纸条被塞进了他的手心,许博远的耳边传来了一句轻得宛若呓语的话:“想不想知道,我的异能是什么?”

临近下班时间,许博远遵从纸条上的指示来到了叶修的办公室。

办公室的门是开着的,但静悄悄地没有任何声息。

他推开门的一瞬间,办公室的灯突然灭了,随着“咔嗒”一声轻响,柔和的白光投射在缓缓降落下来的投影布上勾勒出熟悉的景象——那是许博远与叶修曾经的母校。

没有华丽的特效,更没有精心调配的色彩。有的只是血淋淋的真相:所谓异能者,不过是多年前的一位科学怪人的残忍实验下的半成品,他们拥有异于常人的力量,更有难以抹平的缺陷。

于许博远来说,他无法控制自己的异能;于叶修来说,他拥有屏蔽所有异能的能力,却无法让自己过上正常的生活——每过一段时间,他就会丢失掉一件对于自己来说非常重要的东西。

而且,每个异能者都会在实验完成的那一刻忘掉所有前尘的记忆,并且被送到不同的家庭开始新的生活。

 

始新的生活。

半年前,叶修凭借家族的势力以及一手操纵的局面拿到了所有异能者遗失的记忆。但那位科学怪人耍了一个心机,除非异能者们再次与自己熟识的人相遇,否则,即便可以看到记忆片段,也无法看清记忆中的面孔。

许博远愣愣的注视着屏幕中一幕幕跑马灯般的场景。

他看到自己在叶修的怀中与他唇舌纠缠;他看到自己懵懂醒来数着身侧人的睫毛,眉眼中尽是温柔;他看到……影片的最终,他们十指交扣。

灯光再次亮起,许博远低头看见投射在自己身前的影子,无言的转过身去将那个阔别数年的身躯抱紧。

“其实,这个异能还是有点用的嘛。”

许博远鼻子有点酸酸的,将头靠在叶修的肩膀上。

我的超幸运,就是遇见你,在一起,并在万千人海中,重新与你相聚。


End.

QAQ终于踩死线写完了,对不起我不会开车只能小清新惹!圈一下组织分配的对象(?) @kakico-蓝桥 她画的相关配图超级棒哒!【激动的流泪.jpg】

 

 

 


评论(12)
热度(103)

© 草二竹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