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二竹皿

年更少女x不定时更,接受约稿。搬运请私信或评论授权。
梦间集全职魔道王者霆峰原耽,圈名:阿诺/君欺/顾淮清。

食用说明:
全职主叶蓝叶。
除蓝叶不接受叶受,除叶蓝叶不接受其他蓝中心。
魔道忘羡薛晓曦瑶。

食用前请注意标题。
其余叶all杂食向cp见@淮清
请勿安利除蓝叶外all叶,谢谢。

【叶蓝】往生谣(一)

*狐妖小红娘转世续缘设定
*新坑请多多指教
*ooc注意

  “滴答,滴答……”

  水珠坠落的声音不绝于耳,正午的阳光亮得晃眼,越发虚浮的脚步在混凝土浇筑成的台阶上踏出沉闷的声响。待他踩上最后一级台阶,身子便似有千钧重般向前扑去。眼底最后一抹亮光,掺杂着一簇雪色的绒毛。

  浓郁的黑暗忽地渐渐褪去,星星点点的微芒慢慢汇聚于他的瞳孔之中。

  许博远注视着眼前那堆正迸溅着火花的柴堆,蓦地回过神来。他似是有些头疼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深吸了一口气,本能地摸了一下身后被布帛裹缠的东西——那是一把由家族先祖传下来的仙剑,想来是有一些年头了,黝黑的剑柄上有些许细微的划痕。许博远的脑子里忽然多了些清晰无比的记忆:关于雪崩、妖物以及目前的处境。

  是了,他正被困在这个山洞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修道之人本该可以御剑而飞,他却没有那般修为,想来只能另谋他法。许博远活动了一下略有些僵硬的身子正待起身,却在下一刻被一只通体雪白的小狐狸扑倒在地上,飞扬的灰尘呛得他不住咳嗽。脸上似乎还多了点儿温热而湿润的液体,带着一股子腥味。他伸手去擦拭,落在手上的,竟是一片晕染开的红。

  “咳咳……你,受伤了?”

  许博远暗道这狐狸可能是遇到了什么危险,逃窜时慌不择路,便也不计较这狐狸的“突袭”,挣扎着起身的同时将那只狐狸抱了起来安置在腿上,低头查看它身上的伤势。

  所幸那狐狸仅是爪子上有一道不深的割伤,许博远取出随身的伤药倒了些药粉敷上,瞥了一眼自己身上脏兮兮的外裳,叹口气拔出腰间的匕首将内襟割下一小块替它裹伤。那狐狸倒也乖巧,蹲在他腿上任由他折腾,连动也不曾动一下,只是淡蓝色的瞳孔中,透露出几丝异色来。

  “好了,别乱动。”

  许博远拍拍他的脑袋以示对它方才鲁莽动作的小小惩戒,但手指触及那柔软的绒毛,又忍不住揉了两把。小狐狸似是有些疲惫,一动不动地趴了下来。许博远见状也不再打扰它,卸了身后的剑搁在一旁,脱下外衣将干净的一面朝上铺在地上便把那小家伙小心翼翼地抱起,安放在衣服上,自己则缓缓站起身来,拾起剑朝洞口走去。

  暮色浓郁,黑夜将至。远处的鸟鸣不绝于耳,入眼是一片苍翠的树林,既无人迹,亦不见鸟兽的踪影。那鸟鸣似乎是沉没在林中不肯现身,又或是……在躲避着什么。

  许博远站在洞口断崖边往下望去,却是望见一只没了脑袋的怪异鸟儿,在突出的石台上踌躇,嫣红的血液一点一点渗入石缝之中。他皱了皱眉,拔剑出鞘,只一剑便贯穿了它的胸腔,将它的动作止息。略加思索,许博远又由怀里取出几枚被细线穿过的铜铃,灌注灵力将线打入石壁中悬挂于洞口,便原路返回洞内。

  一步,两步。

  洞内的火光渐近,许博远低头思索着如何摆脱目前的困境,再次踏足火堆旁时,却发现那小狐狸已不见踪迹,地上却无任何痕迹。他正惊疑不定之际,背后一阵阴冷的风由洞口涌入,漫天的尘土随之纷扬而起。

  “谁?!”

  许博远毫不犹豫地将剑抽出,倒退几步以图靠着墙壁抵御可能从各个方向出现的状况。

  “刚才还抱着我,这会倒问我是谁了?”

  一声含笑的话语钻入许博远的耳内,他循声望去,身前不知何时多了一个比自己高大了不少的身影,银白的发丝如同纷飞的暮雪四散开来。

  谁知道你是个妖怪啊!

  许博远张了张嘴,有几分懊恼地欲要斥责他,却毫无预兆地惊觉,眼前的事物越来越模糊。

  “小蓝,醒醒,快醒醒……”

  最后回荡在他脑内的,是一声声仿佛来自远方的呼唤。

评论(5)
热度(45)

© 草二竹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