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二竹皿

年更少女x不定时更,接受约稿。搬运请私信或评论授权。
梦间集全职魔道王者霆峰原耽,圈名:阿诺/君欺/顾淮清。

食用说明:
全职主叶蓝叶。
除蓝叶不接受叶受,除叶蓝叶不接受其他蓝中心。
魔道忘羡薛晓曦瑶。

食用前请注意标题。
其余叶all杂食向cp见@淮清
请勿安利除蓝叶外all叶,谢谢。

【叶蓝】花吐症(一发完结)

@蘼落_ 小天使点的花吐症♡

*原著设定,ooc注意

“近日起,一种疑似具有传染性的疾病在我市散播,该病症表现为前期由口内吐出花瓣甚至一整朵带着枝叶的花同时伴有轻微呕吐,中后期症状严重时甚至会被花瓣堵塞呼吸道以致威胁生命……根据仅有的一名痊愈患者的情况,我们分析该病症的治愈方式或许为‘与心爱的人有亲密的身体接触’……”
电视中的女主持人一脸凝重地报道着h市的近况,就连将那句似乎非常荒谬的“身体接触”也说得极为郑重。
实际上,根据许博远从一位医生好友那里得知的情况来看,这一种病几乎没有治愈的可能,就连那所谓的“痊愈患者”,都已在症状消失后的一天内死于非命。
许博远轻点几下关掉了电脑上的视频,慢慢站起身来,动作还未完成,他便瞪大了眼睛,紧皱着眉头蓦地扑向沙发旁的垃圾桶,片刻后,一朵小巧的、沾染了几点血渍的风铃草已然躺在了垃圾桶中。
“咳咳……”
咳嗽还未停止,许博远无奈地苦笑一声,坐倒在沙发上,大口大口地喘息。
吐出一整朵花,意味着他的生命,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好不容易平息了呼吸,许博远倚着靠背,缓缓阖上了双眼。
现下那唯一的治愈方法似乎并不靠谱,再者一旦失败了,他失去的,不仅仅是生命,还有……潜伏了大半年的感情。
许博远喜欢的,是一个和他性别相同的人。
或者说,就是某个自打第十区开服就没消停过的大神,也是那个初见时与他讨价还价、热衷有意无意地调侃他的恶劣家伙。
也是用一句“只要你愿意,一直做下去也可以”将他的心扉敲开的人。
过去的二十多年里,许博远也尝试过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却全然不像现在这般患得患失、不知何往。
或许是因为情绪上的波动,喉中又泛起了一股子腥味,他仿佛可以看到一枚承载了感情的种子,在自己体内挣扎着破土而出,化作一朵淡紫色的风铃草,带着自己的血肉被尽数吐出……
许博远忽地有几分理解这所谓的“花吐症”存在的意义了——爱而不得,便如生生割离了血肉,可那根源,却来自不属于他的东西:那朵平常却因鲜血而妖异的花。
他叹了口气,暗嘲自己突如其来的多愁善感,却忍不住支着下巴怔怔地出神,直至视线所及处电脑上的图标蓦地闪烁,才将他纷杂的思绪拉扯回来。
那是一封署名春易老的邮件,标题规规整整地写着“邀请函”三个字。许博远大致浏览了一遍内容,犹豫了片刻便回件表示会准时赶赴蓝溪阁的聚会。
虽然彼时他已从蓝雨辞职,但对其的态度却从未改变,加上……能再次见到这些兄弟,也算无憾。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渐渐接受了命不久矣的事实,并以一种近乎平淡的态度去处理所谓的“生前事”。
谈不上是好是坏。
他站起身来,远远看着阳台上的吊篮落下好几片枯黄的叶子,悬在空中的植株却依然苍翠欲滴。
聚会如期进行,曾经一起并肩作战的好友们聚集在一起把酒言欢,就连身体不适却不愿告知其他人的许博远也推辞不过饮下了好几杯白酒。
一群人一边吹瓶子一边漫无边际地闲扯,期间自然不免提到当年第十区横行的君莫笑。
许博远虽对着话题有几分兴趣,却耐不住心念催动下的气血翻涌,强压着呕吐的冲动匆匆忙忙打了个招呼便逃进了厕所,还不免被身后嘲笑了几句酒量欠佳。
躲在隔间里吐出了好些零零碎碎的花瓣,又干呕了好一会,许博远才喘息着打开了厕所的门。
却不想,一张极为熟悉的面容闯入视线,那个人脸上的表情有点难以捉摸,虽带着笑却又隐含着什么。
“真巧啊,小蓝。”
叶修似是漫不经心地瞥过他衣襟上沾染的一抹明晃晃的血迹,抿了抿唇。
“叶神好。”
许博远清晰地感觉到自己体内有什么在肆无忌惮地生长,强烈的呕吐欲在一瞬间变成了本能,促使他喉中的腥味越来越浓烈,大有一副不将内脏呕出来誓不罢休的预兆。
他勉强说完那三个字紧紧地咬住了自己的唇,低下头便不管不顾地匆匆掉头离开。
许博远一向是好面子的性子,此刻亦是宁死也不肯让口吐花瓣的模样落在他眼里。
“小蓝…咳……你再走下去,我们就只能葬一起了啊。”
身后亦步亦趋地跟随的叶修语调中露出几分明显的疲态,而这一句话也成功的让许博远的步伐僵在了原地。
这么一耽搁,叶修已追了上来,一只手搭在许博远肩膀上,力气不大却不容抗拒似得将他带着转了个身。
说不上是熟悉还是陌生的气息一下便将许博远紧紧束缚在原地,在唇被封上的瞬间,一朵同样小巧却是雪白的风铃草掠过他的视线。
叶修吻得很专注,微眯着的眼不知是愉悦或是释然。本只是浅尝辄止的亲吻,却在二人不由自主的默许下变成了唇舌纠缠的深吻。
而他们唇边的两株风铃草,就这么缠绕在了一起,坠落于地。
口中的氧气被尽数掠夺,许博远却渐渐感受到体内翻涌的感觉褪去,仅剩一点儿淡淡的温暖。
他抱紧了叶修,似是有些疲惫地阖上眼。
多年后,叶修心血来潮地问起当时为何他为什么不愿意赌一把他们互相喜欢。彼时许博远已经被某人耳濡目染得不再纯良,遂从沙发上爬起来撑在他身上盯着叶修看了半晌,甩下一句“你猜”,最终两人小孩似得闹腾着滚到一块,又荒废了一个早上。
答案自是无须多言。

评论(11)
热度(129)

© 草二竹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