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二竹皿

年更少女x不定时更,接受约词约稿。搬运请私信或评论授权。
全职王者原耽,圈名:阿诺/君欺/顾淮清。

《如何饲养千年之狐,从入门到放弃》

#男神x你 驯兽师与小狐狸x
#摸鱼

【一】
第一次见到那家伙的时候,他还是一只浑身雪白的狐狸。
你将那个蜷缩在篮子里的小家伙抱起来,还未来得及感叹一下指尖触及毛发的细腻手感,便被一双妖异中带着些许敌意的目光吸引了视线,然后……你的手指就被它咬在嘴里,尖齿割破了肌肤将殷红的血液送入喉管之中。
你吃痛,却没有将手指抽出了,反倒好整以暇的捋了一把小狐狸的额发,露出一个得意洋洋的笑。
驯兽师的血液对于其他生物来说是令他们不得不驯服的灵药,无论是行动上还是心理上。
本来你还觉得给他灌血只作为最后的手段,没想到这傻狐狸自己着了道,那可就怪不得你了,嘿嘿。
“以后就是我养你了,驳回一切抗议权~”
还未得意完,狐狸便觉察了什么似得,愤愤地拿你的手指磨起了牙,直到你捏着他的下巴与他僵持了好一会才把自己的手指救出来。
啧,死狐狸!

【二】
狐狸长大了不少。
被供着养了好几个月的小狐狸一身雪白的毛都仿佛镀上了一层柔光,叫人……呃,好吧就是你,看了就忍不住想捋一捋,指不定哪一天这狐狸就得被你给捋秃了呢。
每次抱着这只狐狸喂食、洗澡的时候,你都不无恶意的狠狠脑补一番这只怎么喂都不算胖只是越长越大的狐狸光秃秃的样子。
根源或许在于每次为了抵消他喝下血液后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而不得不隔一段时间就给他喂血的时候,某狐狸在你嚷嚷着轻点咬的时候总是毫不客气的磨牙……
正当你走神的时候,本来低头吃着肉的狐狸忽地抬起头来,颇为神气的叫了两声示意你低头,待你迟疑着低下头来,猝不及防地在你脸上“啾”地亲了一口。
陷入呆滞状态的你丝毫没有发现狐狸已经在你脖子上咬了一个口子,咂咂嘴开始了喝血日常。
然后,回过神来的你摸着脖子上的伤口,恶狠狠地想今晚要不要烤狐狸吃。

【三】
小狐狸比你想象中长得要快。
某天一早醒来,本在你身边窝着的狐狸不见了,枕边多了一个四五岁大的小家伙。
他睡得很沉,长而卷曲的睫毛一颤一颤的,头发是(在你看来)无比骚包的紫色,头顶一对狐耳随着少年不时发出的轻哼声一抖一抖的。
啊……真是惹人犯罪的可爱。
你默默摸了摸鼻子,翻了个身。
下一个,一个温热的躯体压在你身上,小狐狸嗷呜一声咬住了你的脖子。
……刚刚为什么会觉得他可爱?!
你摸了摸脖子上明显咬的极浅的痕迹,气急。
死狐狸!睡着还咬人!

【四】
小狐狸已经长成了少年模样,只是头顶上的耳朵一直固执着不肯隐去。
你嘲笑他连耳朵都不会藏,每每都会被他皱着鼻子轻哼一声附送一个白眼,然后看着你偶尔失神的样子用仍有些稚气的声音反驳:
“你话真多,……哼,有耳朵怎么了,上一次你还趁我睡着玩我的耳朵,别以为我不知道,幼稚鬼!”
你讪讪笑着假装听不见。

【五】
不知道什么时候,小狐狸已经长得跟你一样高了。
这意味着,“交货”的事也将要提上日程。
你开始没日没夜的瞅准机会就盯着小狐狸看,惹得他时不时便瞪你一两眼。

【五】
“交货”的日子,还有两天。
你像往常一样给狐狸喂了血,他没有得寸进尺的啃你脖子而是握着你的手指吮吸时,你才发现,他已经比你高了一个头。
近些年来,狐狸愈发沉稳了,只是在你嘲笑他造型骚包的时候会居高临下地揉你的头,那眼神儿让你一度误以为你才是被养的那个。
你咬着牙想这死狐狸越来越嚣张了,却悄悄将袖中那纸契约撕了个干净。
去他妈的驯兽师,去他妈的“交货”!

【六】
毁约的结果是你被雇主手下的几个打手撵的如丧家之犬四处奔逃,驯兽师不是什么擅长战斗的职业,没有异兽相护,与常人无异。
而那个被你骗着喝下了唯一能解除血液带来的驯养效果的心口血的狐狸,恐怕正睡的香甜。
胸口处还在隐隐作痛,体力不支的你靠在墙沿,大口喘息着,闭目等待死亡的到来。
不远处寻觅的声音渐近时,一抹紫色的光华渗入你的眼底。

【七】
你知道驯兽师的血液不仅能驯服兽类,还能抑制他们的实力,却没想到解开禁锢的狐狸,竟有如此可怕的实力。
身侧净是惨叫与痛呼,你被狐狸拥在怀里,躺得四平八稳。
“你干嘛来的,死狐狸。”
“哼。”
“哼什么哼,幼稚鬼。”
“以后就是我养你了,驳回抗议权。”
“……”这话听着有点耳熟。
在你发愣的时候,狐狸突然凑到你耳边,用低沉的嗓音含笑道:
“乖。”

【八】
在第一百八十六次被狐狸缠的无法脱身时,你恨恨的在“驯兽师家规”上添了几个字:
禁止养狐狸!
某只狐狸若有所觉地转过头来,冲你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

评论
热度(37)

© 草二竹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