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二竹皿

年更少女x不定时更,接受约稿。搬运请私信或评论授权。
梦间集全职魔道王者霆峰原耽,圈名:阿诺/君欺/顾淮清。

食用说明:
全职主叶蓝叶。
除蓝叶不接受叶受,除叶蓝叶不接受其他蓝中心。
魔道忘羡薛晓曦瑶。

食用前请注意标题。
其余叶all杂食向cp见@淮清
请勿安利除蓝叶外all叶,谢谢。

随你去天堂。

被虐到qwq算是以诗的形式写个短评_(:_」∠)_

于归

杭城夜寒,一叶浮沉黯然退离场。
不期而遇,戏语调侃已将情丝缠。
千波湖畔,银伞轻拦惹谁心头颤。
复踏征途,前路漫漫醉饮酒千觞。
缘何执手,心倾绝色一去忘回首。
踏遍春秋,浮生若梦花去水自流。
此生有幸,未见霜雪便可至白头。

傻寸是负责把叶蓝甜哭的人:

ooc预警。
有私设。
只是个随笔。
虽然虐向在这个时候发有点不合适。


今天是叶修的葬礼。


相濡以沫六十多年了,想起来那时候我还是在网游认识的他。


这么多年了,我还是一点没忘记当初他的所向披靡,哎呦,时光太快了,但是就算一下子这么多年了我还是觉得当初他在公会对我“打劫”的情景历历在目。你别说,现在回头看看我们走过的路,我们经历过的事,真的很怀念啊,还有心酸。


我也没想到,到了后来这家伙居然会跟我在一起,这恋爱一谈就是六十多年。说过好多次要出国领证,到头来还是说下次下次,说到最后人都没了也没有实现,倒是过了一辈子。


说句实在的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有人要把一个结婚证看的这么重,过得好是一辈子,过得不好也是一辈子,就算有了那一张纸没有感情,这张纸有什么意义啊。


当年也没有多少小青年能跟我们这爱情长跑相比。虽然我们都是男性。


这么多年了,吵架吵过,冷战过,要啥啥过。做过爱的次数多了去了,后来老了啊,没力气了,偶尔也就嘴唇对嘴唇ber一下。


啊在当初我毕竟也是个先进青年,这点开放度我还是有的。我跟他之间吧,不说咱们轰轰烈烈的,其实日子都是平淡。一直以来朝九晚五,生活充实。还算年轻的时候,叶修还在的时候,偶尔买点啤酒回来,弄几个下酒菜,当然就他那种一杯敬天一杯倒的酒量,我们还是决定找把菜吃了,最后再举杯互碰,一饮而尽。那时候想着,不就是个醉倒吗。在家呢。怕什么。


经常都是大半夜三四点迷迷糊糊醒过来,然后拉扯着回房间睡觉。至于碰碎过多少碟子和碗真的记不清了,但是我还记得有一次叶修被玻璃杯的碎渣扎到了,躺在床上咿咿呀呀了一周,我当了保姆每天任劳任怨伺候他还要被吃豆腐后才发现他的伤根本就是皮外伤,他裹着厚厚的纱布里面的血迹,不是番茄酱就是颜料水儿。最主要的是包的地方伤都没有,伤在另一边。


有人问过我说,这一生除了为了荣耀还做过什么最疯狂的事。啊……确实那时候跑去蓝雨当了个职业玩家,虽然也是个正经工作但是都被大家说未来除了打游戏什么都不会。但是这么平淡地从蓝雨离开后还是活下来了,还不错至少是我想要的生活。如果说我这一辈子平平淡淡中有一个疯狂的事,除了荣耀就是跟叶修在一起了。那么多年了承受了流言蜚语,承受了反对但是也有支持。有人不看好有人对我们俩不屑。可是……


可是我还是会在跟他出门的时候紧紧拉住他的手,还是会对别人说一句:“叶修是我男朋友。”还是会在某些时候亲吻他,也会给他拥抱和温暖。


他送给我的戒指我从最开始就戴着了。其实叶修挺不浪漫的,一生就送了我一个戒指,这戒指一戴就是我们俩的一生。


也不是没问过怎么这么多年了再也没送过我戒指。毕竟时间长了这种死物都能看得出沧桑。我记得他说这东西就只能送一次,送多了就不稀罕了。


于是我稀罕这绝无仅有的一个稀罕了一生。稀罕了我的青春,稀罕了我的晚年,就像我稀罕这个人一样,他跟他送过我的戒指一样,都是独一无二的。


我知道自己的时间也不算多了。


特别是叶修走了我也想随着去了。


叶修今天会离开我并不奇怪,甚至我做好了心理准备。他病了挺久了,那个肺一到晚上就不停地咳。早年抽太多烟我也就由着他,最后我也有一份罪。


可是吧。我还是好难过。


走慢点吧。等等我,我也差不多了。


这一生我活着的时候遇到你,怎样我都嫌晚。就算陪你度过了的时间再长我都觉得这时间过得太快。


你眼角的皱纹我还没能看着它长出来,你的发鬓就开始变白了。这么多年我除了你便不在觉得自己还拥有着一些什么可以称之为“陪伴”的事物人。


可是现在你走了。我只觉得自己的世界变得一无所有。


叶修啊,你慢点走。别太赶急着上路。我们下辈子还要在一起。


我爱你。


叶修逝世的第二天,有人在太平间发现了蓝河。


蓝河的手紧紧扣着叶修的手,十指相扣两枚戒指在两个人的无名指上磕在一起。


蓝河也走了。太平间的温度太低,蓝河这么一个八十岁的老人根本受不了这种低温。可是蓝河像是睡着了一样。


他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他回到了那年20好几还在一个叫做“荣耀”的游戏里做着职业玩家,梦到他去了第十区后遇到了那个人,然后跟那个人慢慢磨出了感情,走了一辈子。


“有一天晚上,梦一场。”
“你白发苍苍,说带我流浪。”
“我还是没犹豫,就随你去天堂。”
“不管能怎样,我能陪你到天亮。”

评论(1)
热度(81)
  1. 许语溪sak_壮哉我大蓝雨草二竹皿 转载了此文字
  2. 草二竹皿傻寸是负责把叶蓝甜哭的人 转载了此文字
    被虐到qwq算是以诗的形式写个短评_(:_」∠)_于归杭城夜寒,一叶浮沉黯然退离场。不期而遇,戏语调

© 草二竹皿 | Powered by LOFTER